推荐资讯

看来你是想将令我等尽数葬身此地了这了望着四周大雾早已下令全军

发布时间:2018-05-31 14:33 浏览:
 “嗯?”李林听罢一愣,四下一望,果然望见四周雾气渐渐散开,眼下雾气,即便称之为薄雾也算是抬举了,而这雾气一散,两旁山壁陡峭更是叫李林心中后怕,暗暗庆幸诸葛亮不曾在此设伏!不过对此,李林也抱有怀疑,究竟为何,诸葛亮不在此设伏呢?莫非是撤退之心迫切,无心设伏?难道他就不怕我军赶上么?要知道刘备军大多是步卒,走不了多远。而我军俱是轻骑,即便是在此耽误了许多时间,仍能追上刘备兵马……想不通…………
 
    “主公!”随着一声呼唤,太史慈回来了,身旁辽军士卒,一个不少。
 
    “启禀主公,前方二、三里内,并无刘备军伏兵!”
 
    “好!”抛开心中杂念,李林扬鞭喝道:“即可启程,追!”
 
    “喝!”众人爆喝一声,终于可以撒丫子追赶了!
 
    过了最为狭窄处,随后的道路便显得有些豁然开朗了,至少比起前手段,那是要好个多,至少李林等人是稍稍松了口气。可是美中不足的是,随着路程的行进。这脚下的路,似乎越来越过于泥泞了,而四周的雾气,亦开始渐渐变浓这叫李林有些不解。估摸大半个时辰之后,道路越来越过于坎坷难行,一万三千轻骑的行军速度,深深受到影响。李林这才醒悟过来,眼下自己身处的,恐怕十有八九便是历史中曹操令麾下士卒砍芦苇、高草填路。的地点所在。也就是说,望着四周再复而起的浓浓的大雾,李林心中隐隐有着不安,越来越重。
 
    “啊!”辽军阵中,忽然传来一阵惊呼。
 
    “怎么回事?”李林一回头。大声喝道。
 
    身旁太史慈、马超亦是面色大变,重声喝道:“全军止步,原地待命!”
 
    “啊!”呼喊声仍在继续,而且此起彼伏,爆发在辽军之中任何一处,令此处辽兵一阵慌乱。
 
    李林惊愕望着中军方向,大声喊道:“高览,后方发生何事?速速说来!”
 
    “这……”听闻前方李林的大喊,高览面上很是为难,因为受大雾影响,他到现在仍摸不透究竟发生了何事,又如何回答?
 
    “啧!”李林皱皱眉,回顾身旁马超、太史慈说道:“孟起在此戒备。子义,随我来!”说罢,李林拨马要中军而去。
 
    “诺!”太史慈抱拳应命,随李林向后方去。
 
    皱眉望着扰人眼目的雾气,李林心中泛起阵阵怀疑。难道是刘备军伏兵?应该不会!否则四下喊杀声早已响起,岂会像眼下这般,仅有麾下将士的呼救声?
 
    “啊!”忽然,李林只听身后一声惊呼,一回眼,顿时明白了一切。只见他身旁仅仅两丈处,一名随他而来的轻骑,好似溺水一般,在大雾中双手翻腾,大声呼救。
 
    沼泽!
 
    “怎么回事?”太史慈皱皱眉。策马过去,却忽然听闻李林一声大喝。
 
    “子义。止步!谁也不许过去!”
 
    “怎……怎么?”太史慈转过头来,一脸惊愕,附近想去救援的辽兵亦是一脸愕然。
 
    “速速传令全军,众将士下马。原地待命,不许轻移一步,用手中长枪救援同泽,俊义,将你长矛伸过去!”
 
    在北方沼泽地可是很少见的,但是到了南方都不同了,而李林身边带着的尽是辽军精锐,皆是北方人,根本没有见过这样的沼泽地,所有的士卒,就连几位将军都是不知所措,李林立即大声的吼着还在呆立的众人救援身边的胞泽。
 
    “喝!”仿佛明白了什么,太史慈翻身下马小心走了几步,手持枪头,将枪尾探了过去,口中喊道:“兄弟!抓住枪柄!”
 
    “抓、抓、抓住了!”不远处传来那名辽兵惊慌失措的喊声。
 
    “汰!”随着一声发力声。太史慈硬是将那辽兵从沼泽中拉了起来,可惜他胯下坐骑,早已伴随着一阵阵悲嘶声,渐渐沉没。
 
    随着李林的将令下达,一万三千辽军轻骑渐渐明白了缘由,骚乱乃止。纷纷用长枪、马鞭等物。救援不慎落于沼泽之中的同泽。然而即便如此,一万三千辽军轻骑,亦是折损了五、六百战马,三、四百胞泽,最早落下沼泽的,因附近的兄弟们呢压根不明所以、惊慌失措,竟是一人也不曾获救。皱眉望着四周,望着那藏身在大雾之中的沼泽地带,李林喃喃说道:“妈的!诸葛亮,看来这才是你的杀招啊!”前面种种,不管是那面屑也好,在狭窄处不设伏兵也好,不过是引我军深入华容道腹地!也是,有着这大雾,你根本不必再派遣伏兵,看来你是想将令我等尽数葬身此地了!这下麻烦大了!望着四周大雾,早已下令全军下马原地待命的李林,陷入沉思之中…………
 
    妈的!原来自己就是因为前几次诸葛亮的什么天术的神奇之处给唬住了!天术个屁,这一次,诸葛亮就是用这纯天然无污染的大自然累毁灭自己,他可没有能力直接变出来这一片沼泽,而这个时节,沼泽的附近,出现大雾又是何其的正常!没天术,完全都是战术,要说诸葛亮的什么借东风,变大雾什么的乃是用天数得了天时,而这一次,自己可是输在了地利上了,诸葛亮就是用了孙膑戏庞涓之计,将自己一步一步引诱进来这里,这一片沼泽之中,让这样的天然的屏障来阻挡自己!大意了!真的是大意了,自己的眼中太过重视那刘备,却是忘记了这广阔的布局,却直接钻进了诸葛亮的局中啊!
 
    望着雾蒙蒙的四周,李林脸上泛起几许苦涩,喃喃说道:“还真是穷寇莫追啊…………”
 
    招来众将商议了一阵,太史慈狁豫说道:“无论如何,还是先退离此地吧……”话音未落,旁边高览翻翻白眼说道:“你倒是说说,我等往何处退?”
 
    “自然是原路返回了,末将觉得,华容道泥泞难行,不若绕路,即便是落后些许路程,然而凭借马力,刘备自是无法逃脱我等掌握!”
 
    “那你说,我等往何处退?”高览疑惑说道。
相关阅读